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时事热点

宝洁要上演改革重组“大戏” 能否躲过一劫迎新生

2017/7/19 22:54:39      点击:

活跃投资人Nelson Peltz旗下的Trian Fund Management(TFM)目前拥有保洁公司超35亿美元的股份,昨天,TFM宣布要将Peltz先生提名为宝洁董事会成员,以加速宝洁的内部及“文化”改革。

宝洁此后作出回应,宣布如果一段时间内未能改善运营提高业绩,将会考虑邀请Nelson Peltz加入董事会。压力和沸议之下,宝洁的改革大幕已经徐徐开启。

Nelson Peltz要将自己提名为董事成功“上位”,主要的说法是宝洁需要一个“有动力动机”的局外人参与其中,不是明年,而是现在。事实上,一些宝洁公司的股东的不满情绪酝酿已久,宝洁“孤立”性质的文化倾向让他们颇感担忧。在消费品巨头2015年度年会上,一位投资者凯伦·迈尔(Michael Karen Meyer)宣称领导者“将宝洁带进了沟里”。

在那次激烈“交锋”之后的一个月,戴维·泰勒接任宝洁CEO,直指这家180岁“高龄”的企业需要变革。他准备削减一半以上的品牌,并承诺到2021年削减100亿美元的年度成本。但股东们又会给他多少时间?公司要走上正轨的压力巨大,身在高层可谓如履薄冰。

宝洁的企业文化也影响到了外界评价,“宝洁人”(Proctoids)被视为“僵化文化”的代名词,敬重之外带了更多愤怒和挑衅的意味。

正是这些无形的影响,让CEO戴维·泰勒警惕起来,表示会在企业文化和框架上进行重大干预,给予本地管理层更多的自主决定权,并聘请外部人士,使公司对全球变化更加敏感。

Nelson Peltz旗下的TFM也看到了这个痛点,它指出由于过高的成本、官僚主义和长久不变的“孤立”文化,让宝洁股东在过去10年中回报率跌至不到同行的一半。

宝洁自2012年以来一直在积极降低成本,缩小业务和品牌焦点,但却无济于事。有管理层认为,上一任管理者长期承担短期承诺,才是业绩恶化的原因。去年,宝洁营收为134亿美元,低于5年前的138亿美元。

宝洁公司近年来的有机增长情况

另外,作为最大的日用消费品公司,宝洁对人们购物的方式和口味却适应缓慢,这也让它失去了一些市场份额,让亚马逊和Dollar Shave Club等有机可乘,成功从它嘴边抢食。TCC全球零售商总监Bryan Roberts表示,“亚马逊等能更快地上市,并且愿意有新的尝试。宝洁或联合利华需要一年以上才能推出新品牌,而对亚马逊来说这可能就是60-90天的事儿。”

各大日用消费品牌的股价表现